寻找作者的剧中人

孫壹文SUN:

传承:慕田峪的苍莽黄昏龙脊铠甲。当最后一缕光线就要消失的时候,心中突然悲怆起来,仿佛太阳会一去不返,就像曾经金戈铁马的日子一样。

Dream analysis:

整个岛上就一家小旅馆,所有吃的自备,只提供厨房和床位,出入全靠船只,下岛前生活垃圾要自行带下去。这是我去过最酷的地方,我们提前一年预订,六月的时候上岛去威尔士看海鹦。它们完全不怕生,我想是因为从来没有人会想去杀害这么可爱的小东西。

绕岛一周需3小时,当然你不会无聊,在这么多鸟和无数兔子的陪伴下怎么可能无聊,我们甚至半夜爬起来去看鸟归巢。

第二天刮风,船过不来接我们,于是我们又赖在岛上多待了一天,幸好岛上有储备食物,靠罐头食品撑了一整天。

去年六月我们在英国某个小岛上放归自然,几个月后五个人分散在四个国家继续各自忙忙碌碌的生活。你们是最棒的旅伴,世界是平的,哪一日重新聚首,继续胡吃海喝走遍天涯。

这不是我去过最远的地方,却是最独特的。毕竟,徒手摸过鸟鹦还被小啄几下的人委实不多。

我会告诉你上个月我才挖出来最后一卷送去冲扫嘛> <

Taken by Nikon F3

2012.6

http://www.douban.com/photos/album/74597048/?start=0